重庆福彩网

                                                    来源:重庆福彩网
                                                    发稿时间:2020-05-24 04:33:22

                                                    法院支持商户共计595万债权

                                                    2018年6月15日,上海爱琴海购物公园“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开业,仅经营两个月就出现了房屋漏水、拖欠收银系统公司费用导致商户无法营业、拖延返款等各种问题。同年8月17日,薛某、徐某失联。据商户统计,竞集公司拖欠商户、供应商、员工工资等共计575万元,部分投资人的损失还未被计入其中。

                                                    另外,现有证据表明竞集公司的迟延交付且交付不适格的商铺,无法正常经营。竞集公司后续丧失了商铺的承租权,自身又进入了破产清算程序更无法保障商户合同约定的经营期限。依照《合同法》相关规定,对商户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请予以支持,同时竞集公司需返还商户此前所支付的各项费用。尽管深陷疫情,但美国最近在台湾问题上却不断挑起事端,不仅支持台湾作为观察员参加世卫大会,美军军舰军机还多次穿越台湾海峡及其附近地区。美国加紧打“台湾牌”,有人担心,这会否引起中美在台海突然陷入更激烈的摩擦?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早在2019年8月,竞集公司就已申请破产。同年8月5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该公司的破产清算案。商户起诉后,法院认为该案为破产债权确认纠纷。

                                                    据上游新闻此前刊发的《奔驰维权女车主被维权,上海20多商户指其欠债575万失联6个月》报道显示,2017年竞集公司以低租金长期租赁了上海爱琴海购物公园外街2000平方米的场地,创办“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项目。薛某为该公司监事,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薛某母亲,在奔驰维权案件中的家属徐某是该公司最终受益人。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在庭审中,商户们表示,2018年6月15日,在场地远远达不到运营标准的情况下,竞集公司强行要求商户开业,但是现场漏水、排烟不畅、电压不足、空调不足,根本达不到运营标准。同年8月中下旬,竞集公司实际控制人徐某、薛某离开上海,场地处于无人管理状态。2018年8月开始,竞集公司停交公共事业费,相关部门上门催缴并张贴停水停电告知书;2018年9月15日,场地被出租方以竞集公司没有支付房租为由关闭。

                                                    李亚兰代表认为,在治理校园霸凌现象过程中,现有法律存在概念模糊、责任年龄偏高、惩处方式单一等问题。据此,李亚兰代表建议,对校园霸凌行为进行单独立法,如《反校园霸凌法》或《惩治校园霸凌法》。

                                                    2017年底,经过多次洽谈后,商户们与竞集公司签订了“竞集守艺人”联销经营合同,并缴纳了22.5万元到29.5万元的进场费及5万元保证金,经营时间分为1+1年与2+3年。商户需使用“竞集手艺人”的收银系统,将营业额打入竞集公司的统一商户。商户每月向竞集公司支付25%的管理费、租金等费用后,再由竞集公司向商户结算剩余营业款。

                                                    “首先,对校园霸凌行为作出明确界定,尤其注意区分校园霸凌与学生间嬉闹、青少年违法犯罪行为的界限,为惩处校园霸凌行为提供法律依据;其次,对责任年龄作出重新划定,在刑事责任年龄的基础上,校园霸凌专项法律重点弥补对低龄霸凌行为的惩戒,尤其是14周岁以下校园霸凌施暴者的惩治;最后,校园霸凌专项法律法规应当根据校园霸凌造成的后果严重程度,明确由司法机关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惩处,还是由学校等教育机构进行纪律惩戒、又或者由家长进行协商处理,解决现有的惩处方式单一的问题。”李亚兰表示。

                                                    该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査明事实,竞集公司依据合同有义务适时地提供适格的商铺交付商户并且保障商户合同期限内的正常经营,然而竞集公司不但交付迟延,且交付的商铺所在场所存在严重的漏水、渗漏等问题,直接影响正常经营,后续竞集公司与业主的房屋租赁合同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裁判解除,直接导致了合同实际无法履行。因此,竞集公司构成违约。